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已是众所周知,418日,两天前,洛杉矶时间上午11点至下午7点,八小时的地表最牛大咖汇演,主题名为《一个世界:一起在家》。聚合这些绝伦嗓音的推手,竟是看上去不食人间烟火的美国歌星Lady Gaga,这让我有些吃惊。

我看过她的现场表演。2013121日,那时儿子还不到十岁,身材五短,去之前还纠结着要不要为他带一个座位增高垫。

现场中,Lady Gaga演唱部分进程还好,但每次一停下来说话串场,竟然满嘴F。我本人对骂界不算陌生,可身边有着正如海绵般吮吸人生养分的儿子,就极不妥。

更为夸张的是,在演唱会大段歌舞的间中,主唱竟然挨个细问伴舞演员的F经历,敞亮到无与伦比。

票很抢手,价格高昂,我的票位置极差也要两百美金一位。远在天边的舞台只延展出不长一段,我们隔着几乎整个球场看人看舞看得影影绰绰。

(Lady Gaga性格鲜明,敢爱敢恨。)

但这也导致我窥到了前排座位观众中的奇光异彩,比如就在与我紧邻的前一排,五位男男女女持续联手偷偷吸大麻,烟头在他们当中的黑暗座位间穿梭来回,每人一口,唾液牙垢,互不嫌弃。

他们联手时,五人四周并不存在显而易见的云山雾罩,大麻的暗流在他们口中先被缓缓吞下,最终以慢撒气方式分批释出。烟雾是没啥烟雾,体量却还是那么多,遂使四邻饱尝隐形二手麻毒。

(我在Lady Gaga演唱会拍下的照片模糊不清。)

Lady Gaga本人在演唱会中现身很晚,预告七点开始她却十点才到,之前场上大部分时间,由一位脖子装了永动机般大甩头发的粉衣女郎敲鼓弹弦,一人独占。

十点之后,我没看多久还是提早离席,因为正在我为满场萦绕的F坐立不安时,在某个瞬间我忽然看见右侧有一位长相周正的印巴裔女人定定地在看着我。我们目光相遇时她绝无躲避,这让我觉出她对我带黄口小儿闯入如此成人世界的天大责备。

我立即带着儿子起身,乃去。

因为七年前的这段难忘,这一次的大爱传播竟是由Lady Gaga领跑,让我有些吃惊。

(此次演唱会的海报。)

之所以我两次提到有些吃惊,主要是想意指不算极为吃惊,F一别几年,我还是眼看着Lady Gaga做成了诸多大事。

一路走来,她获得过1座奥斯卡奖、2座金球奖、9座格莱美、10MTV欧洲音乐大奖等等。她也是历史上首位摘得英国电影学院奖、金球奖、格莱美和奥斯卡奖的多料天后。

她平生一向对LGBT(女同性恋者、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者与跨性别者)群体、性侵、校园霸凌等事件格外关注,并多次发声。联想到那次我去看她的演出,满场的确到处都是同性恋人和装扮独特一族。

(Lady Gaga是美国超级热门人物。)

就在我看她演出的前两年,其曾为LGBT群体创作了歌曲《Born This Way》,用以激励那些受到不公平对待的人们,告诉他们不要去质疑自己。此后一年,她还借势与自己的母亲共同创立了“Born This Way基金会

画面感最为强烈的是她于2017年受邀参加德克萨斯农工大学举办的慈善音乐会,为受飓风袭击的民众筹款。那天她穿一身白色西装还没上场就引来满场欢呼,最终连说带唱了半个多小时。演唱结束,与会的五位美国前总统起身鼓掌,克林顿更是被镜头捕捉到擦拭眼泪的某个瞬间。

(2017年她在为飓风灾民筹款的演唱会上。)

跟太多人一样,前天这场巨星云集的演唱会,让我马上联想起35前名为《Live Aid》的世界级演唱会和内中一曲惊天的《We Are The World》。

那一年是1985年,我正亢奋地混在北京,各种暗度陈仓的激昂使生活充满诡异。非但是我,几乎所有的那时中国青年都有点摩拳擦掌却不知道该去何处的意思。大家热恋海外物品、授受异域传说,西方世界可望不可即的神秘总能引起最高好奇。《Live Aid》演唱会就是在中国的如此状况下,先在英国后在美国顺序举行。

演出的缘起是为了给当时的埃塞俄比亚饥荒筹集资金,唱界悍将鲍勃·迪伦、麦当娜、迈克.杰克逊等都曾参与。尤其在英国的那场演出,查尔斯王子和戴安娜王妃曾代表皇室隆重出席。

Live Aid》演唱会海报。

Live Aid》演唱会现场。

那一次跟此一次同样,在中国国内不曾直播,事后我辗转得到一盘来自香港的演出现场带,带中也有《We Are The World》棚中录像版。我都忘记那些年曾为多少朋友播放过它,自己也一遍遍把这项伟大的音乐工程,一知半解地解释给无语观片的人们。还记得当时曾错把Cyndi Lauper当成麦当娜着力推介,直到一位见多识广的香港记者为我指出破绽。

我自己之所谓音乐的国际眼界,就是从这些神秘兮兮的舶来品中辗转累积,对西方的认识也经由这盘录像作为始发,由点到面。

你可以想见在我苍白的人生过往,《We Are The World》怎样地居功厥伟。

Live Aid》演唱会上了多个杂志的封面,其中红黄头发的前排女性为Cyndi Lauper。

Live Aid》演唱会中的麦当娜。

这一次地表大咖演出中,也唱了《We Are The World》,比起当年满台祖父母的版本,后进晚生演绎得更加清晰明丽。听到这再熟悉不过的曲调,我瞬间被拉回到N多年前的北京,那时的我姿容全盛、光彩附体,正值最好的锦绣年华。

在全球艺术家行动起来之时,洛杉矶的唱将也没闲着。由商界名人、女中音歌唱家李惠琼主掌的华艺合唱团在美国疫情一开始就号召团员捐款奉献,短短20小时之内即筹到3万美金。而这20小时包括了募捐、选择受赠机构、抢购捐赠物资、送捐赠品去医院、准备相应的受捐机构法律免责文件等等,效率惊人。

(华艺合唱团团长李惠琼亲自落实捐赠。)

团里成立的紧急捐款临时委员会决定先购买2000个一次性医用口罩,送往了皇后谷医院以救燃眉之急。在此之后,合唱团决定扩大捐赠对象和防疫物资种类,团长李惠琼亲自组织货源,锁定洛杉矶8家医院及机构作为捐赠对象,最终在大批捐赠物资被海关扣押的同时,仍然坚持捐出了2000N95高质口罩和2000件杜邦400的防护隔离服。

同样在前天,我也收到了为答谢捐赠,Pomona Valley医院发来的感谢信。短短一函,字不很多,却让我为自己的爱不缺席,骄傲无比。

(Lady Gaga在前天的演出中。)

前天几乎一整天,我都在断续瞻仰视频中大咖纷呈的一招一式,合唱中那些电子衔接的超级完美,都在告诉我时代的不局限和不拘泥。

Lady Gaga是鲜明的反川斗士,始终高调宣称自己爱所有川普所恨,须知思潮志怪的艺术家如果对策划人多有不屑于或不苟同,断不会参加汇演。但这次,我看人是到齐了。

当全世界阴暗自私的民粹主义阴魂再来,我有幸亲眼看到地表最强们用自己的歌声修补共同体的破损。这无疑显示了包容与开放的全球化明天,依旧会是正被病毒威慑的整一代人之追求。

锱铢必较必将败于坦荡襟怀,阳光灿烂的这一至上理想,不会在这代人手里终结。

(Lady Gaga是旗帜鲜明的反川斗士。)

《一个世界:一起在家》演唱会共筹到了1.279亿美元,Lady Gaga 在直播中说:这不是一场募捐,而是一封我们给世界的情书

忽然想起她获得奥斯卡最佳歌曲奖的著名《Shallow中的歌词:我不在尽头,看着我潜进,我永远不会遇到底面。

这人物冰雪聪明、直言爱恨,反正《We Are The World》那一年她还没有出生。

身怀默契的彼此,权借时空的芬芳。

在灾后。

在命里。

在心中。

话题:



0

推荐

陈燕妮

陈燕妮

90篇文章 1次访问 35天前更新

作家、报人、记者。生于杭州,长于北京,毕业于上海铁道学院机械系铁道车辆专业,中国作家协会北京分会会员,曾任《中国社会保障报》记者。1988年赴美,曾任美国《美东时报》记者,美国中文电视台记者,曾为《美洲文汇周刊》负责人,自1994年起出版过《告诉你一个真美国》、《纽约意识》、《遭遇美国》和《美国之后》等十多部畅销书。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