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东京LV

  酷似无胡“鸠山”的日本建筑大师青木淳,是我此行日本绝顶重要的观摩和感知标的,其“继承现代思想同时保留后现代精神”的设计理念,听上去特有味道。

  青木淳的面相观之敦厚,有点像减肥失败的中年颓汉,其声名却总和路易威登(LV)这一巨擘相连,素有路易威登御用建筑师之称。算起来,全球的路易威登总共有8间专卖店建筑出自青木淳之手,日本6间,香港和纽约各1间。

  这8处设计奇异练达,众里梭巡,一见难忘。

  在简直寸土寸金的东京银座商业步行街,两个相邻不远的路易威登店(并木通店和松屋店)竟然全由青木淳设计。二者地处不俗,均独踞街道一角,这使青木淳施展的不拘和诡异,没了缰绳。

  其实在这条闻名遐迩的街上,也还有着青木淳其他作品,比如也在近旁的Loro Piana旗舰店等等。这活像是遍地商业世俗中,时时跳脱出莫名其妙的当代建筑艺术展品,面对突然感和对比度,你大概率会猫躯一震。

(LV并木通店建筑)

  我抵达LV并木通店时,门口没人排队,这在奢侈品店虽早遍地开花却永远供不应求的日本大城,还挺少见。

  这幢建筑是青木淳2021年的最新作品,其带有波浪涟漪的外墙让人惊叹。我至今遗憾当时一味忙于拍照,未及亲手触摸外墙材质。

  我从字面上知道这是建筑师希望能根据时间和天色的不同,让大楼呈现各异颜色,但这一宏愿究竟正在经由怎样的质地传递,我见识了效果,却短缺了触及。

(LV并木通店内风貌)

(LV并木通店魔幻的楼梯曲线)

  后来,为了寻找青木淳的松屋店,我曾分两天专赴银座。头一次,谷歌导航连同我手机里若有还无的漫游信号,一再将我带到某忙碌不堪的优衣库店面杂乱的后身,就说“完成”。

  怎不四顾茫然?

  第二天,即便举着LV松屋店的照片也一路问得辛苦,哪怕都挪到了与之相连的百货公司,也到处遭遇摇头。这帮年轻的商场当值女孩应该从未在乎过建筑形外形,她们的留意,在于一屋的川流客人和满街的飞光流彩。

  倒也没错。

(LV松屋店和松屋百货公司相连)

  遗憾青木淳刚刚宣布退休,那他倡导的“把它涂成白色”设计哲学,和“每件作品都旨在消除物体之间的层次结构”,乃至他力主的“时装品牌在建筑上的要求是梦幻,但这不意味着拥有一个粗制滥造的舞台就够了”,谁来接班?

(就建筑师年龄而言,青木淳不算老)

  去到LV并木通店,想要见识青木淳的缔造必有代价,只要跨门而入,店中销售必带着翻译分秒盯人。

  追杀之下,我只好购得小小一偶,今后挂于包挎于肘,也算青木淳的鸠山音容与天才思辨,得以与我同进同出,常温常新。

  窃算两得。

(我在LV并木通店买到的小偶)

大阪LV

  也许是见多了青木淳大阪LV御堂筋旗舰店观之剔透的那些个全网都是的照片,因此真的在大阪被叫作“心斋桥”的地铁站下车,正被斋、桥、筋这类奇异搭配缠绕不已的关头,劈头撞见却是一个发乌褪色了的所谓“白帆LV”。

  青木淳招牌外墙的清澈与素洁、大气与跳脱,在御堂筋这里猛一眼看过去,还真不多。

(我所见到的LV御筋堂店外形)

(在店门口仰看“白帆”外墙)

  据知御堂筋LV总店的设计灵感来自日本传统菱垣迴船的白帆,本土文化的浸淫我不确定能左右设计师多大的内存,但由日本大才雕琢日本物事,似乎更合辙押韵。

  也见识了御堂筋LV进行室内建造时,让路易威登当局犹豫再三由大楼一层通往二层的通透小梯。这截短短的玩意杵在那里甚至稍嫌不搭,像是处于尚未完工的后装修阶段,却能让一层楼的绝多展示空间化为乌有,成了挑高格局的战利品抑或牺牲品。

(我去之前见的LV御筋堂店照片)

(日本传统菱垣迴船的白帆)

  青木淳毕业于东京大学工学部建筑系,工作七年之后开设了自己的建筑师事务所。自1999年他与路易威登首次联袂,犹如拉开洪闸,彼此成为合作频密且关系牢固的甲乙双方。

  本质双赢。

  青木淳心中手下永不重样的外立面异想,自此成为路易威登散见于日本乃至亚洲等地的一张张名片。

(把御堂筋两层展厅化为一层半的楼梯)

(被割让给挑高的一层展示空间全景)

  日本市场从来备受国际奢侈品牌的追捧,他们多把全球首店或亚洲首店选址东京,LV正是其中最广为人知的引领者。

  LV进入日本市场早在1978年,也就是大约50年前,仅在这一年,其于日本9个月的营业额达到了惊人的580万美元。据知在此之前,LV所有店铺的全年总收入,也才1200万美元。

(日本LV泛滥,其二手市场也发达)

  日本民间流通的形容是:“有两种人在日本活不下去,一种是对生鱼片过敏的人,另一种是不买LV的人。”

  这种说法近年来虽有转变,但日本各大城中路易威登门店之多,还是到了随处可见的地步。不用说专卖店个个来头不小,在各商场也时常得见他们的独立柜台。相比洛杉矶全城只得寥寥售点的乏善可陈,你会惊讶于镇日轻言细语的瘦小日本人群,究竟拥有怎样的惊天家底?

  说起来,青木淳本尊的貌不惊人和作品的石破惊天,也是这个意思。

  装备精良的工具箱,唯见浮想。

  大才常隐,隐于日月。

(日本令人印象深刻的LV广告)

餐饮LV

  在日本的路易威登门店吃饭,不会觉得精致绝顶,跟那些考究到矫情吧啦的城中上好餐厅,还是不堪去比。巧合的是,无论东京并木通还是大阪御堂筋的LV,都有餐厅,都在7层。

  日本LV的吃吃喝喝场面不大,故事挺长。

(LV并木通店的咖啡厅)

(LV并木通店的厕所)

  要想说清路易威登餐饮的脉络并不简单。日本的这两家LV所开均叫Le Café V,倘若不将其归为真正的餐厅,它们又却货真价实地在卖饭卖菜。

  御堂筋的LV餐饮,被尊为全球首家,2020年就已开业。其有小小一门,开于大楼右侧,地点虽则隐蔽却各式人等一概欢迎,无需预定。

(LV御筋堂店的咖啡厅)

(LV御筋堂店的咖啡厅以橙黄为主调)

  餐厅格局不大,有上5、6组人就能坐满。我在的时候座位不空,门口却也没人等座。

  饭菜价格偏高不多,一份前菜加一份正菜450多元人民币,这与2022年LV在中国的首家餐厅于成都开张吼出的无敌天价差距颇大。

  当时,LV开在成都太古里的The Hall会馆才刚宣布营业就被挤爆,“预约已经排到半年后,人均消费3000元人民币”。

(在御筋堂店的简单吃喝结账)

(路易威登开在成都的餐厅)

  在这种地方吃饭,菜量可怜是一定的,这种层级的吃喝绝不以吃饱为指标,设若真的端上满盘冒尖的“蚂蚁上树”,还真得罪人了。

  贵在装蒜。

  诡异的是,这家餐厅还有暗含的另一个餐厅。报道中说,“穿过Le Cafe V咖啡馆,打开一扇房门就是通往一个叫作Sugalabo V餐厅的路了。餐厅深木色的基调,菱形几何黑白拼色地板,提升了空间的艺术气息与肌理质感”。

  而且Sugalabo V说好了只开晚间,要吃上一口,得等华灯初上。

(传说中的Sugalabo V餐厅)

  这是由日本著名厨师须贺洋介(Yosuke Suga)和LV共同合作的餐厅,前者创立的Sugalabo是日本最好的法国餐厅之一,曾进入“2019年亚洲50强餐厅”榜单。

  路易威登兼卖吃的,这事做得颇见心机,无论是卖贵的皮包还是卖贵的饭菜,客户圈同一得无需制定营销战略。

(日本名厨须贺洋介年纪不大)

  算起来,LV的餐饮元年应是2022年。这一年,其全球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餐厅Restaurant Mory Sacko at Louis Vuitton于6月在法国开业,主打午晚餐,是LV首家真正意义上的餐厅。

  LVMH首席执行官Bernard Arnault其实早就做出过指示:“奢侈品行业的未来不仅仅是奢侈品,而是奢侈体验。餐厅、咖啡厅、博物馆等等,这些都有可能成为品牌差异化经营的突破口。”

(LV全球第一家餐厅Restaurant Mory Sacko at Louis Vuitton在法国圣特罗佩开业)

  其实近些年,全球奢侈品行业中的餐饮发展早开始暗中角力,大牌古驰(Gucci)也开始做饭做菜,其第一家位于佛罗伦萨的Gucci餐厅开于2018年,次年11月就获得了米其林一星。自此之后,Gucci餐厅飞速遍布日、韩、美、意等国。

  除此之外,迪奥(Dior)、香奈儿(Chanel)等诸多大牌也先后扩充出了餐饮业务。

(Gucci主厨Bottura和Gucci现任首席执行官Marco Bizzarri是儿时好友)

  沿着如此思路回看,这些精明绝顶的商界老腕还是迟到了大把早该。

  就好像你早麾下万千,只待烦劳引领。

  门才打开,一个未走。

(去年,路易威登宣布与喜欢圆点设计的日本艺术家草间弥生历经10年之后再次合作)

(路易威登与日本草间弥生的合作争议极大,时常被一些舆论称为“丑到无聊”)

结尾的LV

  该怎么回顾路易威登在日本这地方给我造成的些许新知和冲动?很多只可意会记下,成为痕迹。

  穿越这片拥挤森林,青木淳的灵动恰似春晨的一声初啼,我慕名来到日本这一次的千里迢迢,没想到千浪尽去,见证的是一叶扁舟卡进大俗大雅的天水一线。

(蕾哈娜在路易威登2024年春夏男装广告大片中融合了时尚与流行文化)

  在我此稿将完之际,忽然看到2019年开张的首尔江南区Maison路易威登旗舰店,这楼的设计让我再一次震惊。

  设计师是我一贯狂爱的美国人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为了看他位于西班牙古根汉姆美术馆的这一成品,我曾前往Bilbao这个少人知觉的小城专事膜拜。他也是著名的洛杉矶迪士尼音乐厅设计师。

  那这路易威登豪掷千金之下结出的硕果到底还有多少?奈何Frank Gehry的首尔LV设计第一眼看到,不晕才怪。

  你须屏气凝神。

(首尔Frank Gehry的LV)

(Frank Gehry和他设计的西班牙古根汉姆美术馆及洛杉矶迪士尼音乐厅)

  惊讶观止不如累计去到。

  驻足见证审美的循规与反叛时才知道,或是萧瑟见雪或是暑热入髓的日常,遍地阳光。

  你知道和你不知道的风华,悉数全在。

 

话题:



0

推荐

陈燕妮

陈燕妮

108篇文章 3分钟前更新

作家、报人、记者。生于杭州,长于北京,毕业于上海铁道学院机械系铁道车辆专业,中国作家协会北京分会会员,曾任《中国社会保障报》记者。1988年赴美,曾任美国《美东时报》记者,美国中文电视台记者,曾为《美洲文汇周刊》负责人,自1994年起出版过《告诉你一个真美国》、《纽约意识》、《遭遇美国》和《美国之后》等十多部畅销书。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