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燕妮 > 陈燕妮:纽约酷帅州长科莫直抵人心

陈燕妮:纽约酷帅州长科莫直抵人心

 
 
 
纽约现任州长科莫目前还是单身,在苦涩无边的疫情下,这状态算是全美妇女界的集体“利好”。
 
他这十几年一直在和网络厨艺主持人Sandra Lee共赋同居,但二人在去年9月时已正式宣告分手,此时的他货真价实正“待字闺中”。
(州长科莫和女友Sandra Lee及三个漂亮的女儿。)
 
而他这次在疫情中以“负责任家长”的姿态日日亮相,也更推波助澜地使他目前的地位远超出妇女界,在全美爆发了具有更深意义的拥戴。
 
在被他的“六块腹肌”弟弟迂回了昨天之后,今天要谈的一定是州长科莫。
 
说到纽约,说到其在此次世界范围疫情之中遭到最严酷一击,就必将提到州长科莫。我说过我曾在他父亲麾下的纽约呆过几年,那时候的现任州长科莫,刚刚浅尝了一年律师生涯,正准备结婚。
 
科莫的政治生涯算是坎坷,2002年,45岁的他参加民主党纽约州州长候选人提名,不料在初选时就告败北。
 
2003年,他的婚姻破裂,前妻是盛传他想借力从政的凯莉·肯尼迪。凯莉家世显赫,父亲是前司法部长罗伯特·肯尼迪、伯父是前总统约翰·肯尼迪,遗憾的是肯尼迪家族的这两位高人早在1968年和1963年分别遇刺身亡,对科莫的政治宏图自然谈不上帮忙。
 
他们的爱情也曾浪漫,长相英挺的科莫被《花花公子》杂志评为过“美国10大钻石王老五”之一。据凯莉.肯尼迪回忆,第一次约会时科莫竟把她带去了一个无家可归者收容站,此后因为理念一致,两人还曾一起为支持工会领袖塞萨尔·查维斯绝食。
 
他们的爱情维持了13年,有三个女儿,婚姻最后以女方出轨告终。
(州长科莫和前妻凯莉.肯尼迪。)
 
无论如何,先是败选,后是离婚,那一阵应该是科莫八字最背的两年。
 
2006年,他在处理完家事之后出面竞选纽约州总检察长职务,成功当选。4年之后,他再次竞选纽约州州长,最终以62%的得票率当选。这与他第一次竞选州长失利,时隔八年。
 
在此之后,他靠着在任内推动州内同性婚姻合法化、对企业进行减免税等施政赢得好评,2014年州长选举,他成功获得连任。
 
2015年1月1日,就在科莫宣誓连任纽约州州长的6小时后,他的父亲,也就是纽约前州长老科莫宣告离世,他的女儿玛德琳·科莫说:“我猜想父亲是一直在等着听完安德鲁(现任州长科莫)的宣誓才离开。”
 
安德鲁.科莫1957年出生,为意大利裔美国人,是父母的第一个儿子,法学院毕业,于1982年开始作为父亲的助手踏入政坛,辅佐父亲成功当选并担任纽约州州长职务长达12年。
 
在这次疫情中,科莫的横空出世其来有自,他的机智和担当,成为对浑浑噩噩、毫无条理总统川普的正面鞭笞。
(州长科莫在疫情发布会上。)
 
早在3月7日,当时纽约州的确诊病例还只有89人,科莫已经宣布纽约州进入“紧急状态”,迅速决定由州政府拿出3000万美元应急资金,用于病毒检测和为医护人员购买防护装备,并大量雇用工作人员以协助监测自我隔离病人。
 
3月10日,他要求国民警卫队协助威彻斯特县在新罗谢尔设置半径1英里的圆形“控制区域”(面积约8平方公里),开展感染排查和全面消毒,并为隔离中的居民运送食品。同时他也向市长施压,要求其关闭封锁区内的学校、社区中心、宗教场所等容易出现人群聚集的地方。
 
3月12日,他宣布整个纽约州禁止有500人以上参加的活动,禁令于次日下午5点生效;与此同时,他规定全州所有养老院员工必须佩戴口罩,不允许任何探视。而自当天下午5点开始,曼哈顿的众多百老汇剧场演出也必须停止。
 
实话说,这指令在我听来最震耳欲聋,想到那些生龙活虎的舞台霸主立即面临失业,不禁满心悲哀。
 
尽管防范如此,截止到今天,我还是看到州长科莫无奈地说,目前在纽约接受的检测中,一半都是阳性结果。
 
今天,纽约病例总数达到83712,新增9298例,其中纽约市确诊44915例,新增5686例,这是在州长科莫苦心采取的严而又严防控下,逆势出现的惊人成长。
 
与纽约紧邻的新泽西州今天的病例总数为22255,新增3559,这个州因为有太多在纽约工作人口居住,在数字上与导致上必定与纽约纠缠不清。
 
实际情况也是,家住新泽西而在纽约上班的人非常之多,每到工作日,连通纽约和新泽西的隧道及桥梁,全是声名远播的“停车场”。
(州长科莫在贾维茨中心视察临时医院的进展情况。)
 
今天,纽约的医院系统开始按区域整合,无论公私立医院,全部在统筹布局下运作。纽约的私立医院有160家,公立11家,以往,公立医院通常承受着更大压力,例如皇后区的阿姆赫斯特医院,疫情期间就一直因为病人的大量涌入而不堪重负。
 
为此,纽约州已经成立医院系统指挥中心,按照各个医院面临的具体情况分享医护人员和物资。例如当公立医院病人太过拥挤时,会把部分病人转到私立医院救治。纽约上州的医护人员也将以自愿方式到纽约市支援,当纽约市病患太多时,上州的医院也将分担部分病人。
 
科莫指出,“这个时候所有医院必须联合起来抗疫,这中间只要一个环节断了,整个链条就断了。”
 
在这一次风暴中州长科莫一无顾忌,在危情当中直言直语,不但会对下属实施不力表示不满,对白宫的信口开河也公开指斥。
 
由于川普政府的协调不良,如今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乃至私人公司早已开始抢购全球市场上医护用品的超级大战,如此混乱的无序争斗,简直不可想象是“第一世界”国家的修为。
 
事实上,与科莫数字、图表、分析和措施并存的疫情会议相比,川普的一套显得无序,更不要说其胡言乱语、朝令夕改的猥琐。
 
比如上个周末川某还言之凿凿的“4月12日复活节复工”和今天的“未来两周将是非常非常艰难的两周”;比如从“疫情这事在美国是小意思”、“病毒到了热天会自动消失”到今天的“南北战争时期我们失去了60万人,这次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死去的人可能会是这个数字的好几倍。”
 
凡此种种数不胜数遍地开花,全部来自同一个满口胡言的一国之尊。
 
科莫和川普其实积怨已久,去年因为川普怨妇般撤离纽约,两人就曾公开过招。当时,纽约州总检察长对川普家族企业展开调查,此举最终导致川普被迫关闭其涉嫌有着“令人震惊非法行为”的所谓非盈利基金会。在此之后,川普宣布离开纽约成为佛罗里达居民。
 
川普在推特上诉苦说:“我珍视纽约,珍视纽约人民,并将永远珍视他们。但不幸的是,尽管我每年要缴纳数百万美元的城市、州和地方税收,但我一直受到该市和纽约州政治领导人的恶劣对待,很少有人受到更糟糕的对待。我不得不做这个决定……”
 
对于川普的这一决定,科莫没有放弃表达兴奋的机会,他说:“总算解脱,反正川普也不在这里缴税。他是你的啦,佛罗里达。”
 
《纽约时报》在3月16日刊文比较了糊里糊涂的川普与智慧强悍的科莫之抗疫表现,直言川普能力不够,科莫才更适合统领全美。
 
如今,63岁的科莫已经当了十年州长,相比美国政坛上那些白发苍苍的老将,神勇有余。前几天,当他弟弟克瑞斯在自己的节目中再三追问他是否会竞选总统,他连续七次都说“不会”。
 
两天前,也就是3月30日,纽约市标志性建筑帝国大厦亮起了红白两色灯光,大厦的官方推特表示:“红色与白色灯光代表的是美国的心跳。为了这场抗疫战争,我们大厦标志性的白色灯光将会被`美国心跳`取代。”
(纽约帝国大厦两天前开始亮起红白两色的灯光,代表着美国的心跳。)
 
写到这里,我试图找到一段州长科莫铿锵感人的发言作为结尾,翻查自己的存档才知道,他这样的金句实在太多。在选无所选的艰难下,我还是拿他和川普记者会两段差不多同问、回答却南辕北撤的段落作为代替。在这个战役中,英雄的出世是因为他本身就是英雄。
 
〖川普的〗
 
记者:现在美国的检测试剂严重不足,造成这种局面你有责任吗?
 
川普:我不承担任何责任。
 
记者:很多真正需要检测的人排着队都等不到,可是有些名人、有钱有势的人,却能很快地检测,这是为什么?
 
川普:也许你得去问他们自己?现实里这样的事情就是会发生,这就是人生啊。
 
记者:对那些正在担惊受怕的美国人,你有什么想说的?
 
川普:我想说你是个糟糕的记者。你问的是一个非常恶心的问题。
 
〖科莫的〗
 
“现在纽约实行的很多措施会让我们的日常生活受到很大影响,很多店铺会关门,很多人会失业,我明白大家会不高兴。我跟很多同事、官员、商界领袖谈过,大家看法都不一样,有些人说我们不需要这么做,这将会影响经济发展。这些我都理解,所以让我们明确这一点,这是全州的禁令,不是你们的市长或县长的决定,不是其他任何人的决定,这就是我的决定。我为此负全责。如果有人不高兴,想要撒气,想要抱怨,那就来怪我吧,没有任何其他人需要为此承担责任。
 
在今天的疫情会议上,川普不得不承认,联邦政府储备的个人防护装备等医疗物资所剩无几。来自彭博社的消息说,五角大楼正在筹措多达10万个军用装尸袋以备民用。
 
如此惊悚的黑色现实出现,距离川普为稳住经济以期赢得连任不惜大言不惭“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这话出口,仅过了两个月。
 
那时候的美国感染人数,仅为一例,而我此刻落笔写此文字的时候,美国病例直飚二十二万。领导者的昏庸,双手沾血,遗憾的是要想看清全剧,往往代价太大。
 
在此,我把另一段科莫语言放在文尾,你会看到,担当和承受,重若泰山:“十年以后当我们回首,我希望可以对纽约的民众说,我尽力了,我把能做的都做了。这是在救命,哪怕我们做的努力最后只是多救了一个人的命,我都觉得是值得的。”
 
一小时前,忽然得知我的Shu医生状况不是很好,她告诉我她“从昨天开始干咳、有点累,每一次呼吸都感觉像在一个满是烟鬼的房间里,像被烧伤一样。”
 
她已经接受了新冠测试,会在三天之后知道结果。我忽然很怕去听她的测试细节,我明白当今岁月,每个人都活在刀口。
 
上天,请勿把我的巴望斩断,我要你绿色的藤蔓穿越盛夏。
 
未死的年轮抬起每一个名字,很沉,所有永恒都不会忘记我们这一代人的长相,因为州长科莫才刚说过:“只有活着,你才可以做你该做的事。”
 
只有活着。
 
 
 



推荐 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