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燕妮 > 陈燕妮:纽约州长的弟弟有六块腹肌

陈燕妮:纽约州长的弟弟有六块腹肌

 

 

   

就在今早刚起床时,原本要写纽约州长科莫的,不期看见他的弟弟、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著名主持人克瑞斯.科莫宣告自己新冠测试结果阳性的推特,面对突如其来的冲击,我有些不知所措。

早晨之后,好几位朋友拿着克瑞斯的阳性宣布截屏陆续在问是不是愚人节笑话?这让我压抑不已的内心却一再松弛。

克瑞斯自己看上去也很松弛,只简单地说:最近几天,我接触过一些人,他们随后都被确诊感染了新冠,现在我发烧、发冷、呼吸急促,我只希望我没有把病毒传染给家人们,那会使我更难过。

(克瑞斯的“钓鱼照”肌肉滚滚。)

我在上午试着写完一段克瑞斯本人的阳性状况后,本想接着话题写回到州长科莫,却惊讶发现这个弟弟在我笔下悄无声息地被越写越长。

尤其我也是在今天才第一次看到他曾在社交媒体上有意无意发出过自己肌肉发达的钓鱼照,这让我忽然感到他瞬间变成了熟悉的陌生人。也分明觉得,世间如果有最正男人的标杆,他就是了。

他本可以去当政坛的纨绔子弟,却偏偏坚持了法律、新闻和肌肉。

克瑞斯在今天随后的推特中说,为了不传染给家人,他已经在家中地下室自我隔离,并会在那里录制他的节目。

(克瑞斯今天已经开始在家中地下室做节目。)

据了解,他最后两天的工作状态是,上周五,也就是327日,他最后一次出现在办公室。周一,也就是330日,他在自己的家中采访了哥哥、纽约州长科莫。

以往的日子里,他的节目《Cuomo Prime Time(科莫黄金时间)》我不是很爱看,他和他哥哥似乎因为有着意大利血统的原因,都有着让人望而生畏的深刻法令纹,这使得他的容貌在电视上看起来严肃有余。

州长在今天晚些时候告诉大家,他和弟弟曾经电话交谈,虽然现在他在地下室被隔离了,却依然那么有趣,他对我说,'现在即使我家的狗也不想下到地下室来。'”

州长在为其弟弟祈祷的同时,也直指弟弟愚蠢,因为他本人是个每天都要外出上班的人,却还想着要把母亲接到家中同住,要不是我及时阻止,如今弟弟的确诊,很可能会将年迈的母亲置于险境。

州长以自己家的例子作为反面教材,再次警告民众居家隔离和社交距离的重要。

每个人都有可能受到这个病毒的侵害,这是一个很好的均衡器,不论你认为自己多么聪明、多么富有、多么强大。

据知克瑞斯是CNN在纽约市工作区域中出现的第三个冠状病毒阳性病例,公司员工于3月中旬还收到过通告,告知出现另一位员工阳性病例。目前,CNN绝大部分员工已经在家工作了好几个星期。

(克瑞斯(左)和州长哥哥为了谁是“妈妈最喜欢的儿子”而在节目中争执。)

在纽约,这两位科莫算是风头双雄,其实哥哥在最近几周的人气飙升,一举俘获对政治没啥兴趣那部分民众的爱戴,跟主播弟弟的一次访谈后的几分钟调侃不无关系。

那一次这两位长相酷似的法令纹兄弟绷着脸刚连线谈完宵禁,紧接着就出现了如下广为人知的对话:

主播弟弟:科莫州长,我爱你并且以你为荣,但不论你工作多忙,总还有时间给妈妈打个电话,她想听到你的声音。

州长哥哥:我在上这个节目之前已经给她打电话了,顺便说一下,他说我是她最喜欢的儿子。

主播弟弟:她从来没那么说过,他说我才是她最喜欢的儿子。

州长哥哥:好消息是,她说你是她第二喜欢的儿子。

这段短短的连线视频很快被译成各种语言国际级散发,成为疫情焦头烂额中的一枝红杏。

(科莫一家的全家福,图中前左为州长哥哥,前右为克瑞斯。)

还是在今天早上,州长科莫说克瑞斯是他最好的朋友,别人只是从CNN的节目中了解他,但生活中的他是个善良、漂亮的人。小时候,我们的爸爸总是在工作,每天,只有我和克瑞斯在一起。

这话听来极有画面感,让我一时没忍住眼泪。想象这两位相差十三岁的兄弟小时候的亲昵,我设立了好几个年龄假设都有点不很成立,最终觉得只有在哥哥十八岁还没出去上大学、弟弟六岁稍有思考,两人的勾兑才最具质量。

他们还有三个姐妹,其中比较活跃的是玛格丽特.科莫(Margaret Cuomo),她最早是位医生,后来成为作家、慈善家和癌症预防的倡导者。

克瑞斯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也是耶鲁大学的毕业生,最终完成了法学博士学位,并有律师执照。进入新闻行业之后,他也曾在福克斯和ABC电视网工作过。

他的太太克里斯蒂娜·格雷文·库莫(Cristina Greeven Cuomo)在纽约长岛长大,这地方和克瑞斯成长的皇后区相距不是很远,但需要乘坐颇为便捷的长岛火车。这么说起来,这夫妇两人都算是老纽约了。

(克瑞斯太太对居家装饰颇有心得。)

(克瑞斯太太布置出来的恬淡之家。)

克里斯蒂娜目前是《Purist》杂志的编辑,也是创始人,该杂志于2017年面世,印刷版和网上版并举发行,内容重点是在推进身心健康。

这也吻合在有了三个孩子之后的她相当注重吃的考究,疫情期间她也放出烹煮隔离食品的心得,配合一些居家锻炼的资料,化昏天黑地为有声有色。

她在自己的网站告诉读者,在成为母亲后,她变成了营养和医学奥秘的学生  只可惜在这些年,从政治到污染,我们整个环境都变得如此有毒。

(克瑞斯太太所办的杂志清新典雅。)

在凄风苦雨的疫情世界开掘出一个儒雅壮男是件不错的事,作为记者,克瑞斯绝不可能去跟只有一块腹肌的富豪比阔,我在亚特兰大的CNN总部记者家中借住过,房子从地理位置到建筑格局都属中等偏下,那时候我就叹息,记者的笔力可以周旋于世界的所有财富,生活中却距世界的财富太远太远。好在克瑞斯的太太颇具品味,让你能从她家简单的家居搭配中看出恬然和精心,这把他们智慧的岁月装点得沁人心脾。

我预估克瑞斯定会痊愈,也能想象这样的人一旦获取免疫,又将怎样带着法令纹四处出击。

他个性通透,因此,看清其掩盖在儒雅镜头后的惊天魁伟,难也不难。

在这个静静的洛杉矶之夜,慢慢翻看克瑞斯光彩夺目的生平有些奢侈,我的目光却固执流连于他家屋内的每束鲜花后院的每片嫩草,看他金发的女儿对镜无语,也看夜晚酿造黎明。

我老在黑夜见证洗礼,因为早知他们胸怀白昼雷霆。

 

 

 



推荐 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