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朋友的儿子今年考上了东部名校,学校已打定主意秋季启动面对面的那种纯正“开学”,探寻了能否申请“间隔年(Gap year)”,学校的回答虽然是“可以”,却也告知一旦休学一年不上的话,需接连停学两年才能再度进校上课。

“两年”时间,颇为长久,家长决定还是让孩子咬牙就学。

他们最先需要面对的是孩子怎么去东部的难题,全家禅精竭虑想破脑袋,最终决定租一辆房车,让经商的父亲带着孩子一路开车过去。

从美西到美东,将近3000英里,大约需走41个小时,以一天连续开车8小时计算,爷俩一路且走且睡、人吃马嚼,也要至少走足5个整天。

这一行山高水远,坐飞机过去也真处处风险,哪怕是在机场操作都会遇到太多与他人近身机会。如此困兽犹斗般心意已决,当然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放置了课桌隔离板的美国教室。)

秋季开学,就在下月,时间开始迫在眉睫。这几周,全美所有家长都在关心自己子女学校新学年的就学模式。家长们亲耳听闻川普表达因为孩子们“免疫力强大”,所以“秋季必须开学”的意志,见识到他甚至威胁要停止向继续远程教学的学校提供资金,手下发言人并抛出了著名的“科学不应阻挡开学”的高论,一片错愕。

之前,美国的传染病专家福奇出席国会听证时曾表示,学校应该谨慎开学。当被问及返校上学和错过教育两种风险的比较时,福奇博士称,“这非常困难,因为试图开学可能面临疾病再次爆发的风险,但对于关闭学校会引发的问题,我暂时没有很好的解决方案”。

目前美国CDC网站公布的学校运作准则还是5月19日更新的,包括自备食物、戴口罩、小班授课、课桌椅保持六呎的安全距离等等,并指出师生常接触的水龙头、门把手、运动器材和校车等均要消毒。此外,学生们在校车上也要保持一定距离,并应错开到校时间。

网站上特别提到,远距教学是风险最低的选择。

身陷其中的全美大部分家长的纠结可说是“四面楚歌”那种,一方面网课的效果确实不尽人意,疲沓的学生中到处都是“混混”,但真的要孩子在一个月之后就坐进教室上课,想想节节高升的全美新冠数字则又闻风丧胆。

(哈佛的John harvard铜像也戴上了口罩。)

在刚刚过去的这周,我见证了隔邻的橙县(Orange County)家长在是否面对面开学上,犹如过山车般的起伏心境。

加州橙县教育委员会(Orange County Board of Education)在区域内一片反对声中,于本周一晚以4比1的悬殊票数通过了秋季开启面对面教学的建议,并无其它上课选项。委员会同时发布了一套“重启指南”,其中大部分皆为老生常谈,包括定期体温检查、勤洗手和彻底清洁教室等等。但指南中并未要求佩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这意味着在重启的课堂中,学生和老师可不戴口罩上课,也无需保持社交距离。

此前一直的狐疑变成了事实,这决议马上遭到县内家长和老师更为激烈的反弹,民间媒体平台一片愤怒和惊慌,直指如此决策鲁莽草率,罔顾师生乃至学校工作人员的健康安危。

紧随其后,橙县多个大型学区立即表示不会遵照教委会的建议要求学生回学校,包括安纳罕联合高中学区、圣塔安那联合学区和尔湾联合学区等都表示,新学年仍将采取远距教学模式。

(橙县教师忍无可忍参加抗议。)

其实,周一晚间的会议开始之前,已有抗议者聚集在橙县教育局外抗议匆促逼迫学生返校开学的做法,为了迎接不得已的“面对面”,教师们举出示威纸牌,直言“殉职不是教师的工作选项”,更有老师甚至说他们已经“拟好遗嘱”。

在家长和教师的大力反对下,加州州长纽森迅速表示其会于周五的疫情报告中公布全州开学指导。此言既出,立即使得本周的“周五”变成瞩目焦点,对担忧子女安全的橙县家长而言,此为愤怒之中的最后指望。

熬到周五,州长纽森终于宣布,只有连续两周不在加州冠状病毒观察名单上的各县学校,才被允许在新学年伊始重新开放面对面课程。如今,加州的全部58个县中至少有31个(南加州全部县郡均在此“31”之列)正受到州政府官员的严密监控,以观察冠状病毒的活跃程度。也就是说,此命令表示南加州所有县郡将在新学年全部转为网课。

纽森明确指出:“如果你的县不在监控名单上,你可以继续前进。没有达到这一要求的学校,必须在新学年全部实施在线教学。”

纽森说:“每个地区都是独一无二的,但有两件事不容置疑:我们孩子的身体健康以及教育孩子的重要性。对我来说,这两件事缺一不可。” 

(加州州长纽森本周五做出宣告。)

就在本周一,鉴于全州疫情数字变坏,纽森已下令州内各县重新关闭健身中心、教堂、发廊、非重要部门办公室等个人服务机构及室内购物中心。如此一来,我本人早先已预订好8月初先为儿子理发再去拍“正面免冠照”的连串之约,只得告吹。

本周早些时候,加州教育局长托尼·瑟蒙德(Tony Thurmond)也曾对加州最大的两个学区洛杉矶和圣地亚哥表示赞赏,因为在加州冠状病毒感染和住院人数居高不下的情况下,这两个学区已率先公布,新学年不会贸然重新开放课堂教学。

至此,这一周引发激辩的大中小学秋季开学的“式样”,不知道其它州的最终安排,至少南加学童躲过一劫,预计全州将有670万名学生秋季不会回到学校去“面对面”上课。

州长纽森宣布的开学指南中还详细列出了如果爆发疫情,学校在何种情况下必须关闭的细节。“如果学生或教师被检测出病毒阳性,教室将不得不关闭,学生和教师将隔离14天。如果学校报告了多个病例,或者在14天内有5%的学生和教职员工检测呈阳性,整个学校应该立即变为远程教育。”

从3月到现在,儿子一直都在家里上网课,度过了确实看上去无精打采的一天又一天。更有甚者,我还听说好友的大学生女儿每天都是在被窝里上网课的,但说到底,这虽慵懒,则却安全。

全美迄今感染超过380万、死亡超过14万,几个月饱受大额数字的连番轰炸,相信人们早已倦于“审美疲劳”。疫情图表中的线条终成块垒,人们在噤若寒蝉中,蒙头认命。

儿子和同学也在网上考过了这一年所学的大学先修课,也就是所谓“AP课”的考试。这也是一种创举,把原本三小时的应考内容压缩到一小时之内考完,虽然“瓜菜代”,却终于完成了这所谓一年一度的“指标”。

刚刚过去的这周正好是AP发榜,太多学生直呼成绩“看不懂”,很多学生的得分低到让其错愕不已,申请重新评分的呼声此起彼落,网上即刻也出现专门的签名请愿。

儿子的学校早让各位学生填写新学年回校上课方式的选择,共分为住宿、走读和网课三种。难为设计的是,三种授课方式的学生互不交集,连课堂时间点也几无重合。

我几乎没经太多犹豫就为儿子填了网课,“安全”这一考量,永远是首选。

(华裔少年Maxx Cheng本周离奇去世。 )

也是在这一周,儿子学校所属的洛杉矶县克莱蒙市(Claremont)一位13岁华裔男孩Maxx Cheng宣告去世,家人表示死者在生前的最后时段呈现了所有新冠症状,但检测结果却是阴性。

他的姐姐Charlotte告诉KCAL9电视台,Maxx最早出现了恶心、呕吐和胸痛,这都是新冠的典型症状。根据KCAL9的报导,尽管测试结果为阴性,Maxx还是在家被单独隔离。但本周家人去房间看他时,发现其已昏迷,并于本周四,也就是刚刚过去的16日晚间离世。家人表示,Maxx去世前几乎没有了咳嗽状况,发烧的问题其实也已好转。

Maxx是学校游泳队的一员,热爱运动且充满活力。他同时也是学校管弦乐队中的中提琴手,并热衷演讲和辩论。

(Boys Republic高中校园。)

同样是在本周一,我们的东邻城市奇诺岗的一间私立老牌高中Boys Republic出现了4位学生检测阳性,当事人立即被停课隔离。校长在此后发出的告全校通知书中,对校内病例的出现感到错愕不已。

这里和那里,都是学生,都在周围,我没体会出孩子们有多么强大的免疫力,只惊悚看到神出鬼没的病毒在择路而行。它们在距离很近的地方迂回往返,指不定哪一方空气哪一股妖风就能将其裹挟而至。

出离的世界已将诡异纳入边角,未知的前路挤出宿命风闻。

(为了坚持安全的网课而示威,过程平和。)

这周的周四,我去参加了隔邻再隔邻城市的“汽车示威”,诉求是只能在安全的状况下开放课堂学习,网课仍是学童眼下最安全的选择。

示威毫不激烈,全长一个小时,参与者被要求以“车辆”为单位加入,统一到指定地点绕场三圈。

我用一张儿子的课堂学习资料背面白纸上打印出“人人安全(Everybody safe)”的字样,带着家狗Mo总一同前往。加州阳光一如既往地无言明媚,直让人幻觉人们与世道,终归会根本和解。

GPS显示将到位置时,听闻前方早是鸣笛一片。再走近一些则赫然看到排成长队的车辆彼此跟随正缓慢绕场,队中各车携有写满诉求的纸牌或布幅,像我这种只带了单面纸小型名堂的,还真寒碜。

不停鸣笛的车列固执而走,我和我车马上加入其中尾随转圈,此季节花开正绚绿意葱茏,车行人在,且驶且收过路喇叭的成片呼应。

(参加示威的车们排列成行缓慢鸣笛而行。)

我这整个上午充满救赎,人生一旦横眉立目,四下但愿顺势而为。

一面是纠结,一面是孩子。

一半是困顿,一半是抵制。

这一周,子女的安危全然在肩,也让我想起自己徘徊不归的久远童年。

那些年的那些自然,竟绵长祥和。

 

 

 

 

 

 

话题:



0

推荐

陈燕妮

陈燕妮

106篇文章 2分钟前更新

作家、报人、记者。生于杭州,长于北京,毕业于上海铁道学院机械系铁道车辆专业,中国作家协会北京分会会员,曾任《中国社会保障报》记者。1988年赴美,曾任美国《美东时报》记者,美国中文电视台记者,曾为《美洲文汇周刊》负责人,自1994年起出版过《告诉你一个真美国》、《纽约意识》、《遭遇美国》和《美国之后》等十多部畅销书。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