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我们一众十五位闺蜜疫情前每周五总会相约爬山然后聚餐饕餮,其中一位叫做“安吉”的每年大约总会有三分之一时间不能参加。即便她来,也会半明半暗地让大家把集合时间订到绝早,以便她草草爬毕直接上班。

可想而知,每周爬山之后的聚餐,她几乎都不参加,很偶尔人虽留下,却满脸勉强,往往提早而走。

她做绢花和礼品生意,做得算大,美西最在风头上的若干名店她都是供货商。在这个意义上,不难理解“办公室”这个概念,对她这样一位满怀激情的工作狂人而言,魔力无边。

自洛杉矶居家令下,她的公司也开始了隔离,每到有进出货物需要,仓库的工人才会上班。而办公文案人员则全部在家进行网上操作,偶尔进入公司做些交接。

漫长的居家隔离期间,她告诉我,在家上班的她每天只用两小时就能完成当日全部工作。

“原来的我处在一种生活惯性里,觉得自己一定要在公司呆够八小时,甚至觉得必须早点开始工作才显得身先士卒。这次疫情给了我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做自我实验,结果显示,我可以用截然不同的方式完成同样的工作量。”

(安吉的公司在达拉斯常年租用展厅)

居家隔离的日子里,在公司白领操作方面,她每天把事项布置下去,然后跟员工讲好下午将结果反馈给她。

具体而言,她只需每天上午10点钟跟众员工联系一下,用大约一个钟头的时间过滤一下当天事宜,然后大家各干各的。到了下午四点,她会和员工再度连线,对方把工作结果交给她,全天的工作至此结束。

“平时如果我人在办公室,可能就会去看员工每一步做得怎样了,这样一来,忙忙碌碌当中八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

跟往年一样,安吉的公司已经开始做下一季产品,目前库存还有很多。而每年5月,惯例上是安吉和先生出门旅游的季节,因此这场发生在春天的疫情,对她的公司业务而言,几无影响。

“我觉得这次疫情让我很好地反思了一下我自己过往的人生,我们公司6月2号复工,但这一次重回办公室,我在心态上已经完全不一样,会把很多东西松手下放。现在我觉得作为公司负责人,对工作过程真没必要管得那么细,能达到大概目标就行。也许你因为放松细节,导致最终效果会从原来的85分变成80分,但这没关系,虽然你少了5分,但自己的私人时间增加很多,生活品质完全不一样了。从某种意义来说,我挺感谢疫情给我带来的领悟。”

她的感慨颇为典型,疫情之后还回不回办公室?怎么回?这是社会层面的惊天扭转,对我本人而言,疫情何尝不在把我也处处改变。

我们的公司业务全盘文案,员工们隔离在家之后,各自通过Remote access 进入公司服务器作业,坐在家里跟坐在公司的工作状况完全一样。大胆地说,即便公司将办公模式永续如此,工作效果也并无折扣。

在此期间,我本人也娴熟了Zoom连线会议,家里家外连社区内专业委员会的会议也都借助Zoom展开。

看来,回不去的,不止安吉。

(推特旧金山总部办公室设计前卫、看点很多)

在这方面,大咖永远前卫先行。硅谷巨头推特公司几个月前就向5000名员工表示,公司大多数办公室9月前不会重新开放,年底前都不会组织必须亲自到场的公司活动,员工可自行选择是否返回办公室。推特甚至真的告知员工,他们可以选择“永久”在家办公。

他们是首个对此表态的指标性公司,在疏散方面他们也曾积极先行。早在3月1日,当美国只有75例新冠确诊病人时,推特就率先建议员工居家办公,并暂停公司内所有非必要出差。

公司主管人力资源的副总裁指出,居家隔离以来的经验显示,公司完全能在大规模远程工作的状态下正常运作。行政总裁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则表示,在疫情爆发之前,公司原本就打算实行慢慢让员工远距办公的计划,突如其来的病毒泛滥大大加速了这一计划的进度。

这位仁兄去年11月曾表示,打算今年去非洲生活三至六个月,其间会通过远程办公来管理公司,不过他的这些安排都被疫情打乱了。

(推特行政总裁Jack Dorsey曾想去非洲生活)

随着推特公司的声明,美国的其它科技明星公司也开始跟进,脸书和谷歌紧随其后表示,会允许多数员工2020年全年都在家办公。网购大鳄亚马逊说,他们的员工至少可以在家办公到10月2日。

网络科技顶撞人生日常的方方面面,最终被病毒带到了“办公室”这个最后的“传统硬件”上。

纽约的曼哈顿高楼林立,一向被视为“世界办公室”,事到如今,市内最大的三家商业租户巴克莱(Barclays)、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高层全部认为,公司很可能不会要求所有员工再回到写字楼办公。

多年以来,这三大银行是纽约市内的经济支柱,雇用超过两万名员工,总共租用逾1,000万平方英尺的办公室。巴克莱行政总裁耶斯.斯坦利(Jes Staley)直白地表示:“将7,000人安置在同一办公大楼的观念应该已经成为过去。”

(巴克莱行政总裁Jes Staley)

当然,此次疫情也让人们看得很清楚,“贫富”这个敏感的关键在决定人们到底“居家”还是“出门”。调查显示,年薪5万美元以下的人,仅有24%可以在家上班;年薪5万至10万美元的人,则有36%在家工作可能,而年薪十万美元以上者则有多达46%可以在家上班。

而类似于我朋友安吉的感慨,大约60%的人表示,在家上班产生出来的生产力与进办公室相当,甚至更高。

(巴克莱公司是曼哈顿商业地产大租户)

另一项来自盖洛普的相关调查显示,美国59%在家办公的白领表示,疫情结束之后还是希望更多地在家办公,另有41%的白领希望像以前那样回到办公室工作。

如果在家办公大势所趋,那也必定影响民用住宅的市场架构。据《商业内幕》报导,Blind网络最近对4400名硅谷科技员工进行的一项匿名调查发现,如果可以选择远距工作,高达三分之二的人会考虑搬离湾区,甚至有16%的人透露自己可能搬离美国。

湾区,恐怖的房价是当地首要头痛。我住在旧金山市区的朋友一直在跟我说,她的儿子工作在硅谷方向,因为房租过贵,一直无法搬离父母家独立。

据美国最受欢迎的房产平台Zillow去年10月份的数据,旧金山的房价中位数高达135万美元;山景城173万美元;门罗公园(Menlo Park)220万美元;苹果总部所在的库比蒂诺(Cupertino)207万美元。

面对高昂房价,早在2005年,就有一小群谷歌员工为了节约房租,干脆住在了公司,他们有的自己搭起了帐篷,有的就睡在车里,的一日三餐在谷歌食堂解决,洗澡就去员工专用健身房。

谷歌前员工Matthew Weaver当时把买来的房车停在谷歌办公区长达54周,此时此刻,当我看着他自娱自乐的停车场组照,真有一种眼见他省了巨额房租兴奋莫名的代入感。

(Matthew Weaver在谷歌停车场的房车生活 )

另外一位名叫本·迪斯克(Ben Discoe)的谷歌前员工也差不多在车里住了一年之久。

“我花1800美元买了一辆1990年的GMC面包车,这就是我13个月全部的房租了。”迪斯克在美国社交网站Quora上写道。

不过很多商业巨头也表示,一旦员工选择居家办公,公司方面或会考虑调降员工薪资,以反映没有房租折磨或者房价压迫的双方得益。

员工们以办公室为中心的职业文化被疫情忽然翻页,历经漫长年轮的固有人间一夕全改。

至于安吉,她告诉我她自己真的已经在为半退休做准备了。“我会多花一些时间在家里,每天就去办公室两、三小时,这时候的我,已经不是过去的我了。”

(爬山步道上仍有防范疫情的告示)

而我们每周一次的爬山,随着洛杉矶疫情危机的再度飙高短暂恢复之后旋即暂停。犹记得我于1月30日探望脑梗昏迷的父亲自北京返美,后历经14天的自我隔离,于2月14日解封。再后一周的周末循例和闺蜜结伴爬山,爬毕一众去了高尔夫球会为我庆贺漫长隔离的完成。那顿午餐之后仅过三周,3月19日加州居家令下,自此,往昔人际亲密的生活样貌转身便走再不回头。

这时候看那时候的照片有些恍然,谁都没料到那会是我们自在生活的最后一缕回光返照。

(庆贺我隔离结束的闺蜜聚餐)

那一天,正午阳光透过会所上顶的横梁缓缓而下,使得每人肩头遍布温暖,在如此绿意葱茏的中午,美丽的安吉就在我的右手一侧,也就是左起第四人。合影时刻的她,虽有浅笑,却必因惦记办公室的诸多头绪,心乱如麻。

岁月才见离奇,诸事尽付往矣。

如今的安吉,更多地是急着要和我分享刚看过的某部新好电影或某篇 精致美文,生活于她,旧貌新颜。

唯须坚信,没有永不结束的疫情,只不过生活会以另种方式迢迢而归。

人生满载旗语,落地无痕,却掩埋了过往全部。

立此存照。

 

 

 

 

话题:



0

推荐

陈燕妮

陈燕妮

106篇文章 2分钟前更新

作家、报人、记者。生于杭州,长于北京,毕业于上海铁道学院机械系铁道车辆专业,中国作家协会北京分会会员,曾任《中国社会保障报》记者。1988年赴美,曾任美国《美东时报》记者,美国中文电视台记者,曾为《美洲文汇周刊》负责人,自1994年起出版过《告诉你一个真美国》、《纽约意识》、《遭遇美国》和《美国之后》等十多部畅销书。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