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燕妮 > 陈燕妮:洛杉矶口罩

陈燕妮:洛杉矶口罩

(全美范围内的医护人员口罩短缺现象,已经成为严重问题。)

 

 

口罩这事此时此刻在全美国都姿态微妙,一方面迄今为止民间几乎无人佩戴,另方面各大资讯通道都在说全美医护人员对此匮乏无比,如此奇特的“二律背反”,令人费解。
直到今天,加州封城令下之后、也是中国农历春分的第二天,走在洛杉矶无论哪类人群中,戴口罩者除极少数华人以外,仍极其罕见。即便最受欢迎的售货门店Costco,即便昨天已传来他们有若干员工染病甚至出现一例死亡的消息,店内收银员迄今也全无口罩上脸
身处如此无罩人群,多少次停车要进入商场,我的目光在我车副驾驶座静静而卧的口罩上犹豫良久,最终还是素面朝天地闯入茫茫人海。

陷入类似我这种内心纠结的华人为数不少,儿子同学和他的妈妈前一阵去车管局(DMV)办理身份证件,不期看到大排长龙被吓坏回家。此后他们改从网上预约,上周四才得以轮到。

他们母子按照约定时间去车管局之前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戴上口罩办事,结果进入车管局内他们看到所有工作人员绝无一人戴着口罩,这位母亲说,“我们根本就不好意思再戴口罩”。
尽管如此,发自对稀缺物资供给不足的焦虑,洛杉矶的华人每天还都在为“口罩”二字纠结怅惘。自疫情在武汉发生,华人各界猛地掀起狂澜,各显神通为国内捐赠口罩,当时的风起云涌未曾稍忘,美国这边又开始告急,先是民间后是医院,“口罩”的迫切才下眉头又上心头。
包括《华盛顿邮报》在内的重要英文报刊几周来一直在呼吁全美重视医护人员口罩匮乏的巨大社会难题,主流媒体甚至呼吁医护人员在口罩匮乏的窘况下,可以利用围巾等遮盖物做些临时防护,聊胜于无。

大约从昨天开始,陆续竟然听到我们周围一些地方医院里面的医生说到口罩孔急竟然泣不成声,真听得肝肠寸断,有鉴于此,我所在的协会和乡邻如今已经不谈别的,只谈口罩的来源和去处。
我是存有若干口罩的,一月下旬自三亚回美之后,我竟然能在亚马逊上抢到七、八块美金一百个的普通扁平口罩,两盒两百个也就是十几块钱的货,我花了将近四十美金寄给至今还被困在三亚的父母,但直到今天,他们都还没收到我的这一番苦心。

手中全空的我后来偶然知道拐弯抹角能联系得到的某人在卖建筑用N95,先是六十五美金一盒三十个,后来涨价到七十五一盒,折合两块多美金一个,我就把这来历不明的紧俏物资悉数买下。
买下后我把它们分赠给周围一众或子女良多无计可施或一人独居购买乏力的至爱亲朋,这一役,愿大家好自为之砥砺前行。
疫后把酒,还在春天。

(儿子喜欢的Chick fil a关闭了门店,只留下Drive thru为客人提供饭菜。)

今天开始,我家周围的很多星巴克门店关了,只留开车取食的通道持续营业。儿子喜欢的鸡类快餐Chick fil a也采同样方针,为儿子买饭时意外看到他们在外接洽订单的服务生中有戴口罩的了,问及来源,说是全部由店里提供。防护路上,以中国人的眼光来看,这简直是是超级飞跃。

(南加的星巴克门店堂食也关闭不少。)

这一波惊涛骇浪来头巨大,几位朋友今天结伴要去圣塔莫尼卡打高尔夫球的,在路上被警察拦下,连带着球场也告关闭。而我们自己所属的高尔夫球会,也早谢客。
昨天,洛杉矶著名墓地“玫瑰岗纪念公园”宣布停止对外开放,并满口抱歉无法满足死者家属前往祭拜的愿望。此举创下该墓地存续106年以来的第一次停业。
这个冬季的恐怖不及备载,没有最出格只有更惊悚,唯刹那间断臂,辜负了春分。

 

 

 

 



推荐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