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燕妮 > 陈燕妮:全美等着买枪的长队

陈燕妮:全美等着买枪的长队




太多人看到过媒体上关于疫情爆发后等在美国枪店外的长队,它们犹如一把尖刀插在了本来就让人极为恐惧的疫情危机上。太多人所猜一同,这都是些什么人?他们买枪要干什么?
实话说我很害怕深想这些问题,因为这是全社会的一个敏感开关,轻轻一碰,便触动太大。
确实,疫情爆发后,我身边原本对武器毫无追求的朋友也都开始谈论枪支,爱达荷州的一家枪店在接待了太多买枪顾客后只得做出限购规定,每人每天最多只可买两支手枪、一支AR或AK步枪。
《纽约时报》援引业内人士的统计,截止2月底,美国枪支销售额猛增了30%至40%。联邦调查局(FBI)的数据也显示,全美购枪背景调查系统的使用次数,在今年2月猛增了36%,达到280万次。
我家一向有枪,先生老欧尚且年轻时对枪着迷,但说起来这也已是二、三十年前的事了,美国那时候的买枪手续和买白菜差不多。后来随着国际局势与国内治安的日趋恶劣,更又经历了911等惊天案件,美国买枪程序中虽然加多了硬性限制条款,但相比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仍算松弛。

(美国的购枪条件相当宽泛,疫情期间买枪人暴增。)
美国允许的买枪年龄也相当宽泛,购买长枪只需年满18周岁(包括步枪、散弹枪),短枪则需要年满21周岁,两者年龄限制差出三年,专家说是因为短枪更便于犯罪。
如今在美国买枪,居美身份是公民或绿卡的,需要先考取枪证 (Firearm Safety Certificate)。持非移民签证的,除需考出枪证,还要再考一个打猎执照(Hunting License)。
我曾写到过,我在洛杉矶自己为自己建房那年,远在宾州的发小老兄说是帮我买下了一个“礼物”,存放在他家等着给我,间中几次听他提起,时间却一晃已过快二十年。
去年夏天去到宾州他家,终于见到这一“礼物”,才知道是一把镇宅之枪。
这么看起来,枪这件事在美国仍旧不算大事,只要你是良民,便可购买、便可收藏、便可馈赠。

(宾州发小老兄准备送给我的镇宅礼物,是一把漂亮的枪。)
两星期前,老欧也曾去洛杉矶我家附近的体育商店Big5买进子弹,当时见到店里只有八位客人,结果这八位客人全是来买武器的。
更烦的是他那一次去买子弹进展并不顺利,如今的子弹销售早已需要查验证件进行背景调查了。据知这项规定是自2018年在加州开始实行的,买子弹已不能通过直接邮寄到家的方式,只能去店里亲自购买,并且接受严格的背景调查(DROS)。
虽被告知这个过程一般需时七天,但一天之后他就接到店方致电,说是他的背景调查已经通过,可以去取子弹了。
对应着枪店的兴隆,本月早些时候,南加州华人社区忽然出现很多所谓“SOS守望相助武装自卫微信群”,它们按照地区划分群的界限,涵盖亚凯迪亚、帕萨迪纳等众多华人城市,公开呼吁靠自己的力量在疫情期间守望相助。
据报道,这类群成立的动机大致相同,主要包括:1、一些美国人把新冠病毒和华人划等号,可能会采取针对华裔的袭击。2、洛县监狱因怕疫情在狱中扩散,开始大量释放囚犯,这会引发社会动荡。3、川普在演讲中称COVID-19为“中国病毒”,煽动种族仇恨,华人必须防备报复
这些“武装组织”的成立,让疑惑的华人纷传耳语,“一旦发生大规模针对华人的仇恨暴力事件,光靠警察是没有用的,等警方赶到案发现场,暴徒早已溜之大吉”。
在这些忽然而生的群中,最威震八方的是名为“尔湾本地武装皮卡”群。我倒是仔细看过“尔湾武装”群的具体做法,实话说,里面不乏灵光乍现之举,比如任何群友受到攻击时在拨打911的同时也可在微信群内报警,能留言的留言,不能留言的只需在群里放出一个位置,群友们就会携带武器开车前往案发地点,“其中至少两辆SUV”。群友去到出事地点之后不停车、不下车,在车里共同按响喇叭,以期起到喝阻作用。
后来我才知道,其实加州的这些群并非独创,在美国东部的宾州、康州和马里兰州等地,都冒出了华人“武装”,这些人多以洛杉矶大暴动中韩国人的骁勇善战为榜样,决意在防疫危机中顽强自卫。
尔湾是一个颇为富裕的城市,有很多新到华人聚居,美国人口普查局曾将该市列为“全美人口最高收入城市排行榜”中的第七,CNN也曾将其列为“全美最适合居住的城市排行榜”中的第四。
据我猜想,成立“武装组织”,治安不靖虽是理由,但至少有一小半原因也是出于“男人野性”需伺机释放,这下子,机会来了。

(我的宾州发小老兄对枪支极有研究,自己的存枪量也很可观。)
其实十多年前洛杉矶华人社会就曾热火朝天地搞过“军人组织”,那帮人有军装有官阶,结构周全,自封的将军挺胸凸肚一合影就是一大排。这个组织后来被政府取缔,一时间成为旧话留在很多老洛杉矶人的心头和嘴边。
这一次,政府又出动了,尔湾警察局在华人“武装组织”才一成立就发布消息说已经注意到有华人群组号称自己是“华人武装自救组织”,公开招募年轻人、退伍军人或其他会员加入。根据群组自己的介绍词,他们拥有多种枪支、防毒装备。
警方也掌握到这个群组不断地更改群名并建立不同的分群,认为这是“在社区共同抗疫的时间点挑动民众恐慌,籍此吸收更多会员加入”
尔湾警察局公开声明,“任何不是警察的群体公开或隐喻自己有执法权利,形同冒充警察,是违法行为。尔湾警局从未,也不会授权任何单位代替警察执法”。
警方同时表示,疫情期间尔湾地区没有收到任何华人家庭遭受入室抢劫的报案,如果有任何居民,包括任何华人居民成为入室抢劫的受害者或受到威胁,应立即向尔湾警局报案。
这“武装”,作鸟兽散。
但随着疫情的逐渐危急,在美华人的恐惧确实与日俱增,为能更好地应对此类事件,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华人平权行动组织、亚裔美国人计划与政策委员会(A3PCON)以及旧金山州立大学亚裔美国人研究系联手合作,于3月18日建立了网站,方便每位亚太裔受害者(包括网络受害)在其中记录下自己经历的仇恨袭击事件。令人吃惊的是,从建网到现在,亚太裔人共汇报了650多起歧视和攻击事件。
紧接着,美国亚裔著名的“百人会”(Committee of 100)于3月25日也发表声明,呼吁警惕新冠疫情期间针对华裔的仇视,并号召大家联合起来一起援助美国。
美国亚太裔美国人全国委员会(National Council of Asian Pacific Americans)3月11日的一份报告说, 截止到3月10日,全球大约爆发了11万起针对亚裔家庭和企业的攻击事件,其中有一千多例发生在美国。
当然,因为新冠疫情而蜂蛹买枪的不只是华裔和亚裔,更多的是其他族裔人士。《美国之音》采访到的加州居民告诉记者:“我还记得1992年在洛杉矶发生的那场骚乱,此次我买了很多枪,为这种状况再次发生做准备。我觉得在未来几天内,总统会把所有人锁在家里,那时我们会看到有人出门偷食物,也偷他们可以使用的任何东西......”
记得我家有了枪们之后我见到过一把色泽斑驳、带韩国字的老旧卡宾枪,把这事情告诉我爸,这位参加过韩战的老牌军人操一口湖北口音兴奋地说:“卡宾枪,我还缴获过呐。”
卡宾枪于1940年研制、1941年定型、1942年进入美国现役装备部队,是美军二战期间的基本武器,后又延续进入韩战使用,但说到去缴获长长的一把卡宾枪,不知道会经由怎样一场肉搏?世间的残忍,有天生,有人造。
这几天入夜,都会听见老欧压抑着隐隐的亢奋持续叫儿子去放枪的房间莅临观摩,我听见那个房间频繁传出“咔咔”之响,觉得这应该就是书中常说的所谓在“拉枪栓”吧。至于“枪栓”是个什么东西,我则没啥兴趣知道。

 

 

 

 

 

 

 

 

 

 

 

 

 



推荐 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