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燕妮 > 陈燕妮:那一天儿子学校突然停课

陈燕妮:那一天儿子学校突然停课

 

 

 

当听到我生活在英国的一位女友说,她女儿就读的寄宿高中,虽然只有620人,却已有6位校内人士感染新冠时,我丝毫没有吃惊,早在英国一头浅黄乱发的首相鲍里斯说是要佛系抗疫时,这种前景便可预知。   
遗憾的是英国本土还真有人对这种原始放任的做法予以肯定,生怕不能为这无为而治的“皇帝新装”看后叫好。但我永远觉得这种“我们之中很多人会失去他们的至亲”的首相预言果真成为当局者的作为,不啻全体英国人的最大噩梦。
英国这所谓希望通过“群体感染”获得“群体免疫”的道路,从一开始就受到众多学者专家的质疑,他们中的200多人连署向政府发出过公开信,直指如此防疫是“拿生命冒险”。       
之后没几天,鲍里斯不得不表示英国疫情不容乐观:“根据英国紧急情况科学咨询委员会的分析,英国已进入疫情快速发展期。如果没有强力有效的应对措施,确诊人数在5至6天内就会翻番。” 
若非鸵鸟以对,何以危殆至此? 
再一次迫于情势,六天前,也就是3月18日,鲍里斯宣布于3月20日关闭全英学校,英国教育大臣随后也宣布取消所有考试。       
我问过女友她的家住在英国的什么地方,她告诉我是“Malvern,Worcestershire”,打开谷歌地图从细查找,我才知道这是一个离伦敦有将近140英里的村镇,看来在当今地球村概念中,无论哪个乡野一隅,都不是世外桃源。
英国最终放弃消极抗疫改为正常应对,比美国晚了不少,在这种时刻,每一天都能有惊世之变,比照美国学校3月10号左右就开始陆续停课的做法,英国学校是在十天之后才关校,我女友女儿所上学校的“6位”横空出世,也就是如此被延宕而出。 
出现“6位”之后,校方慌了,举校再行隔离,所有学生一律被要求在校隔离到4月1日。我为此看了看日历,从3月20日到4月1日,这当中的天数比标准的隔离14天为短,不知他们的起始日期从何算起?   
女友说她女儿学校第一位被感染的学生因为英国遵循“轻症不予检测”的规定,是学校宣布20号停课后其于19号回了德国,一天之后感到不适在德国接受检查,21日确诊后立即通知学校的,如此,安排孩子停课就走的家长,抢到所有4月1日之前的机票全部作废。
今天早上,哈佛校长Lawrence S. Bacow夫妇得知自己的病毒检测结果后,在很短时间内对外宣告双双阳性,并表示完全不知病从何来。与此同时,《哈佛大学校报》援引哈佛大学卫生服务中心的数据说,截至3月24日下午,哈佛共有18名教职工新冠病毒检测结果阳性。这消息让我惊讶不已,也可见美国人的防患还是有些大意。     
哈佛关校在全美算是颇早,3月10日周三下达停课令,14日周日就严令清空学校。与其紧邻的麻省理工也要求学生在14日离开波士顿,学生之间传递的学校提示中说,“如果周日还不离开波士顿,你很可能就会被困在城内”。 

(哈佛大学的学生在搬运行李准备停课。)
说起来当时也真挺悬,盛传就在那个周末波士顿会“封城”,因此想不想走和走得成走不成,都是纠结。 
这时期,我有一票朋友的孩子在那一带被停课,家长们度日如年地交换逃离心得,太多无奈。       
但这里面其实还是存在错综的理解和定位,即便是女儿学校因拖延关闭而有了多达6位感染人的我英国女友,竟然也是支持不停课的,说是“觉得年轻人能挺过去”。       
我儿子的学校在字面上是于3月13日关闭的,不知是不是巧合,那一天的《纽约时报》专门就全美范围的停课状况发表了长文:       
“星期三(3/13/2020),更多学校关闭。纽约州州长科莫(Andrew M. Cuomo)宣布,所有州属、市属大学都改为远程教学。采取同样措施的还有宾夕法尼亚大学、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的几所分校、克莱蒙特学院、爱荷华州立大学、乔治城大学、佩珀代因大学、维拉诺瓦大学、圣母大学、密歇根州立大学和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等等。
传染病专家说,学生宿舍里有着公共浴室和提供自助餐的食堂,学生被迫生活在一起,与邮轮一样面临高感染风险。专家说,把宿舍清空,即使只是一部分,也是必要的。”   
相比我的英国女友,我绝不认为孩子们“能挺过去”,病毒凶猛,谨慎为上,我甚至认为让孩子染上如此恶疾,是做父母乃至师长者的惊天失职。       
确切地说,作为家长,我是在3月11日上午接到来自儿子学校校长停课邮件的,这时间在北京,正是凌晨绝早。邮件上说,停课是从3月13日开始,但家长们可以在3月12日下午就接孩子回家。       
在那些天里,各媒体平台每天都在罗列哪些是新增的停课学校,家长之间的问候也早就改成“你们停课了吗”?我也曾致信儿子学校的男校校长,恳请他让学生早日结束面对面授课的方式。与此呼应,我周围很多公立学校的家长因为学校不停课原因早已展开疯狂的电邮请愿攻势,子女所属各学区主管的联系方式在网上四散传播。最终,晚儿子学校一天,洛杉矶所有公立学校也宣告停课。     
儿子学校校长的停课邮件下达之后,瞬间引发全校家长悲喜不一,很多国际学生的父母都还没做好孩子是去是留的真正准备,家长们在这个早晨一觉醒来看到微信群内已在交流抢机票心得,简直目瞪口呆。     
这真是无比挣扎的关头,未成年孩子的去留在社会与法律层面上对父母都是严肃考题,仅仅三天之后我就看到一帧在全网流传甚广的国际学生挤满机舱的自拍,那些涉世未深的孩子们布满惊恐的口罩面容,让我难过得经久难忘。   

(网传最广,也最让我痛心的一张海外学子归国机舱照。)
上个月的这时候,他们都还在和我们一起高喊“武汉加油”,拿出零用钱和大人的善款凑在一起买下口罩捐回国内,如今轮到他们自己须经漫长机内煎熬回到父母身边,一路艰难。那前后很多航班都已停飞,他们必须冒着转机感染的危急铤而走险,但凡还有其它选择,都不会走此万不得已的一步。     
在全美学校停课时刻,陆续也听说有学校收留了当时没选择回国的国际学生在校居住,但随着疫情的升级,很多学校最终还是决定清空学校让孩子回家,而那时的回家之路较之以前,更加艰难。   
再后来,陆续听说儿子的中国同学回到父母居住城市后,下机时分经由数小时不等的严格检查之后,才会开始为期十四天的隔离生涯。他们中被允许居家隔离的,家门口被邻居扔过垃圾;在酒店集中隔离的,曾被频繁转换过隔离酒店,但必定同一的是,他们全都还深陷隔离期直到此时此刻。       
而这些孩子们还要在隔离酒店跟随学校的美西时间网络听课,课时从北京时间夜间十一点半到第二天凌晨五点半,这漫长难熬的日程让同样为人父母的我,心痛难言。       
迄今为止,儿子跟全美青少年一样,已适应了这百年不遇的就学模式。我多次告诉过他,“我小时候巴望天崩地裂让学校停课的梦想,没想到在你这一代竟然实现。”       
这时回看两周前停课的震撼,始知这世界的画风不定和阴晴不一,怎么想象都不会过分。

(儿子住了大半年的十一年级宿舍一声令下,火速清空。)
好在儿子停课那天我在惊慌中未忘把感慨记录在册,如今看来虽恍若隔世却胜在真实,把它置于此文最后,权做结尾:   
昨天下午儿子学校终于宣布停课,一封电邮告知所有。他校关停算是全美寄宿高中里相对晚的,学校周遭已经遍布感染个例,多在人群中聚集一秒,谁都难保“下一个”不是自己,焦急的家长们每天都在小群讨论中无奈追究,“还不关校到底是在等什么”?       
也因此,这一封切盼多日的关校邮件一经看下,多少天的担惊受怕刹那烟逝,我立即短信小孩:“跟我回家,我的儿子。” 
一时间泪眼模糊。       
晚上七点多时终于帮儿子运完他小小寝室的曾经所有,临走前看着他十一年级住了还没满一年的宿舍不禁感慨,此一别学年完去,再回来必是初秋?       
美国加油。   

推荐 12